世界地質公園——帶動地方綠色經濟的法寶
2019-11-19 09:52 來源:自然資源報 編輯:礦材網

?由于分布區域多與老少邊貧地區重合,近年來,我國的世界地質公園緊緊圍繞國際規則、國內政策、地方實踐等方面不斷做強“綠色經濟”文章,在我國扶貧攻堅戰中不斷釋放多重效應,成為貧困地區點石成的“聚寶盆”與綠色發展的“金招牌”。


消除貧困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最大全球性挑戰,也是人類的共同使命。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政府吹響了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攻堅戰號角,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更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贊譽。這其中,一項源自聯合國倡導實現生態文明建設和地方文化傳承的資源利用方式,在中國本土化實踐中,成為貧困地區點石成金的“聚寶盆”,綠色發展的“金招牌”。


  記者從日前在江西省萍鄉市召開的武功山世界地質公園創建與脫貧攻堅研討會上了解到,由于世界地質公園分布區域多與老少邊貧地區重合,其建設在我國扶貧攻堅戰中釋放了扶真貧、真扶貧、扶長遠的多重效應。論壇上,來自國際組織、有關國家部委、專業機構、地方政府等多方專家學者,以世界級品牌創建與脫貧攻堅的關系為主題,緊緊圍繞國際規則、國內政策、地方實踐等方面,共謀建設世界地質公園助推區域脫貧攻堅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世界地質公園的中國實踐


  地質公園是在地質遺跡和地質景觀基礎上建立的一種自然公園,它與世界遺產地、人與生物圈計劃并稱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倡導的三大保護地品牌。地質公園建設承擔三大任務,即保護地質遺跡和自然環境、普及地球科學知識,促進公眾科學素質提升以及開展旅游活動,促進地方經濟與社會可持續發展。在地質公園覆蓋的地域里,不僅有地球億萬年演化留下的地質遺產,還可以有城鎮、鄉村、廠礦……和與其他兩種保護地的理念不同,世界地質公園強調保護開發并重,允許在完整保護地質遺跡的基礎上適度開發,反哺當地社區發展。特殊的理念讓世界地質公園從誕生之初便承擔了復雜多樣的使命。縱觀世界地質公園的10大目標,正是聯合國致力于消除貧困與饑餓、經濟增長、縮小差距等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具體體現。


  截至2019年4月,我國共擁有39個世界地質公園,數量居世界各國之首,且地質公園多與貧困地區重合,13個世界地質公園、100多個國家地質公園位于貧困地區,覆蓋了37萬戶貧困戶、174萬貧困人口。中國作為世界上最早提出并由政府推動地質公園建設的國家之一,近年來通過建設地質公園,貧困地區已把怪石林立、山環水阻的惡劣自然環境,變成了令人向往的山水畫廊、點石成金的“聚寶盆”、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長遠靠山、綠色發展的“金招牌”。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自然科學部官員貝斐然認為,成為世界地質公園并不是單純為了提高公園作為地質旅游目的地的知名度和吸引力,更是為了將公園接納到國際化的合作網絡,從而促進成員間科研、文化、管理及其他經驗交流,激勵人類為可持續發展尤其是消除地區貧困而努力。


  世界地質公園的這份“初心”在中國得到了最好的實踐。打造世界地質公園讓河南云臺山從“養在深閨”走向聞名遐邇,成為河南旅游的重要名片,市域經濟從“黑色經濟”全面轉型為“綠色經濟”。如今,云臺山鎮80%以上的農戶圍繞景區服務,擁有家庭賓館438家,人均年收入從景區開發前的260元,提高到現在的5萬元,成為河南省百村萬戶旅游富民示范村。湖南張家界實施“一手抓旅游、一手抓扶貧,以旅游反哺農村”的旅游扶貧戰略,貧困發生率大幅降低。紅石林國家地質公園不僅帶動了當地老百姓的脫貧致富,還成為了展示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的窗口。石牛寨國家地質公園所在的平江縣屬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在2011年申報國家級地質公園前,石牛寨幾乎為一個荒山,村民生活條件惡劣、收入低。建設地質公園以來,國家投入1.2億建設資金,帶動了當地旅游發展,石牛寨從以前“人煙稀少的深山老林”變成了“車水馬龍的熱鬧景區”,直接實現脫貧人口4000余人。貴州織金洞世界地質公園堅持“龍頭引領,多景聯動,全民參與,全域發展、助推脫貧”的理念,旅游與建設同步,扶貧與扶智并舉,“輸血”與“造血”共拼,直接帶動貧困群眾2000人以上,人均年收入增加4萬元收入。2016年,織金縣旅游總收入71.97億元,占GDP的41.8%,成為支柱性產業。


  統計數據顯示,世界地質公園在貧困地區已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激發了貧困地區發展活力。2015~2017年,世界地質公園、國家地質公園和國家礦山公園共接待游客16.2億人次,門票收入達396億元,旅游總收入3926億元。實現直接就業10萬人,間接就業100萬人,其中近10萬人是貧困人口。


  據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研究員余振國介紹,世界地質公園在貧困地區帶動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機場等基礎設施建設,明顯改善了貧困地區發展條件。與之配套的文化技能培訓,提高了貧困群眾就業能力。此外,地質公園建設吸引了大量社會資金投入,已成為貧困地區招商引資平臺。


  “世界地質公園已成為地質事業轉型創新、服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手段。”中國科學院院士李廷棟認為,建設世界地質公園在保護并永久利用寶貴的地質遺跡資源,推動建設美麗中國、生態中國,提高地學科研水平,傳播科學精神,提高全民科學素質,提升旅游業品質,繁榮經濟吸引就業,促進少數民族文化發展和社會和諧,密切自然資源管理部門與地方政府、群眾的關系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始于旅游卻不止于旅游


  當下,中國正處于完成脫貧攻堅任務轉向進一步鞏固脫貧成果的關鍵時期。業內專家普遍認為,旅游扶貧對于提升貧困地區資源價值、推動產業轉型升級、開創美好生活有著深遠重要的意義。


  據中國扶貧發展中心副主任曾佑志介紹,2018年全國鄉村旅游收入1.63萬億元,占國內旅游總收入的1/3,通過鄉村旅游實現脫貧人數占減貧總數的30.4%。隨著中國人的生活由低品質向高品質發展,旅游產業也在由傳統的俗游、物游向有內涵的智游、神游更新迭代,地學旅游恰逢其時。


  “面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們過去講的通常是神話故事,而地學旅游講的是科學故事,向公眾傳播解釋地質遺跡是什么和為什么。”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自然保護地管理司巡視員柳源說,地方多年實踐已經證明,地學旅游是地質公園促進地方可持續發展的最有效途徑。


  來自原國土資源部2017年對地質公園(礦山公園)助推脫貧攻堅的一項調研顯示,220家地質公園2014~2016年旅游總收入平均增長率為12.4%,有“世界級”招牌的地質公園旅游增長率更可觀。專家預計,世界地質公園旅游觀光業將帶動貧困地區休閑度假、康養等諸多產業的發展,預計可為近37.6萬貧困戶中的10萬戶以上人口提供脫貧致富的就業創業機會。


  認識到地學旅游對于地方發展的重要拉動作用,越來越多的地方投入爭創世界地質公園的行列中。據世界地質公園網絡辦公室主任、中國地質科學院教授何慶成介紹,2019年,全球新增8處世界地質公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地質公園理事會共審議了全球19個申報項目,我國湖南湘西、甘肅張掖、貴州興義、福建龍巖均成功進入推薦申報程序。


  “地質公園特別重視與當地社區之間的聯系。”據何慶成介紹,2018年、2019年的世界地質公園中期評估中,芬蘭、意大利等國都有地質公園被亮“紅牌”退出,理由是“地質公園里沒有人”。而在中國,地質公園建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如何平衡保護和開發的關系。一旦地質公園的核心功能價值沒有得到實現,地方經濟和社會發展便難以從中獲益。


  “通過建設地質公園,以地學旅游開發為先導,把貧困地區的‘綠水青山’真正變為‘金山山’,是一項系統工程。”在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教授周愛國看來,對地質公園本質的深刻認識和科學系統性建設,決定了地質公園建設和發展的質量。曾有媒體報道,部分地質公園建設偏離初衷,忽視地質遺跡資源調查和保護,過分重視開發而輕視保護。江西廬山、湖南張家界、黑龍江五大連池等世界地質公園,都曾因不同程度存在“重評選、創收,輕保護、科普”的問題受到“黃牌”警告。


  “建設地質公園是全球共識,是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需要。”周愛國認為,地質公園建設體現了先進的人類社會發展理念,符合新時代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戰略目標,是生態文明建設的最佳試驗地和示范地。他呼吁,各地必須提升對地質公園的認識高度,用系統思維處理好保護和開發的關系。和脫貧致富一樣,地質公園建設是一個長期過程,做好長遠規劃和基礎性工作才能避免地質公園盲目建設、低水平開發,彰顯建設成效。所謂基礎性工作主要包括全面摸清地質遺跡家底、地質遺跡形成的地質背景條件和演變趨勢,明確各種等級地質遺跡如何保護,客觀評價地質遺跡的旅游價值,確定獨具特色、具有科普價值的旅游資源等。


  曾佑志對這項系統工程的建議是“姿勢正確”——“姿”就是深入分析地質旅游資源,針對不同消費群眾發掘不同賣點。“勢”是充分對接市場,利用多種平臺和高科技手段打開市場。“正”是用好政策,打好自然資源、文旅、金融等扶貧政策組合拳。“確”是確定機制,理清產業鏈,在恰當的環節讓貧困群眾參與進來真正獲益。


  余振國建議進一步規范地質公園設立與世界地質公園推薦工作,高標準規劃建設國家地質公園和國家礦山公園,扎實開展地質遺跡和礦業遺跡調查,突出地質遺跡特色,科學規劃、高質量建設公園。同時,建立系統科學的全國地質遺跡分級體系、符合自然資源資產統一管理要求的地質遺跡確權登記制度、完善的地質遺跡保護監測體系,推動遺跡保護與公園建設社會化,建立共同保護、共建共享的長效機制。

武功山的全域發展擔當


  江西武功山地區集景區、老區、貧困區于一身,是推進脫貧攻堅的重點區域。處于脫貧攻堅戰役決勝階段的萍鄉,正探索以新發展理念引領轉型與創新之路。


  據萍鄉市副市長馮文利介紹,近年來,萍鄉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綠色發展戰略,立足特色資源優勢,依托國家級專業隊伍,在武功山國家地質公園現狀基礎上發掘了獨特罕見的世界級地質遺跡。萍鄉將以此為核心創建武功山世界地質公園,打造“贛西世界級名片”,激活鄉村特色發展活力,提升產業發展后勁,全力助推武功山高質量脫貧。


  千姿百態、諧趣天成的奇石,綠如玉、軟如氈的高山草甸,從天而降、氣勢磅礴的瀑布溫泉……武功山國家地質公園地跨萍鄉、宜春、吉安三地,據武功山風景名勝區黨委書記李水清介紹,武功山的雄奇、秀麗,歸功于比整個人類歷史漫長千百倍的地質遺跡。根據中國地質科學院專家團隊的調查,其地質演化和地質遺跡具有全球對比的地學意義及科學價值,地質構造在中國南部地區具有典型性,具備創建世界地質公園的優良資源稟賦。目前,共查明園區內典型地質遺跡279處,其中國家級地質遺跡24處,世界級地質遺跡4處,包括世界典型的、出露完整的花崗巖穹隆地質構造,世界同緯度罕見的、大面積出露的花崗巖風化殼高山草甸,獨特的花崗巖山岳峰林,由花崗巖穹隆構造控制的環武功山溫泉鏈。


  “這些溫泉整體呈環狀分布于武功山花崗巖穹隆構造斷裂控制帶,恰似大自然賜予的罕見金色項鏈。”這一重大發現的首創者何慶成表示,環狀溫泉鏈在國內外極為罕見,該發現將提升武功山地區地質遺跡資源價值,助推世界地質公園創建。專家還據此推斷武功山深部具備干熱巖形成條件,有望在3000米的位置獲取溫度達150℃以上的干熱巖資源,該發現將有助于地方實現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和生態綠色安全發展。


  據馮文利介紹,萍鄉市已牽頭啟動武功山世界地質公園的創建工作,聚力打造“贛西世界級名片”,在謀求品牌效益的同時兼顧社會效益,目前已開展了地質遺跡調查和評級、邊界劃定、申報文本編制等前期工作。


  “以大格局大整合打造世界級旅游目的地,共同謀劃大武功山地區后續發展之路。”馮文利表示,創建世界地質公園是發展的助推器,是打造產業知名度的金字招牌,是極其珍貴的無形資產。萍鄉市政府將突破“畫地為牢”固有思維的限制,著眼于大武功山地區發展的大局,與周邊地市攜手確定獨立、完整、統一的地質公園邊界,共創共建共享世界地質公園,努力實現大武功山地區“全域發展、全員致富”,確保“小康路上一個不掉隊”。



上一篇:2019年礦產資源先進適用技術遴選開始

下一篇:首張土衛六整體地質圖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