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人又像猿的古猿化石被發現”能推翻證明進化論?
2019-11-20 11:34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礦材網

?

“像人又像猿的古猿化石被發現”能證明進化論錯誤嗎?

“像人又像猿的古猿化石被發現”能證明進化論錯誤嗎?(Image: Velizar Simeonovski / SWNS.COM)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19日電(上官云):“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對生物進化論有所了解的人,大多都熟悉這句話。“進化論”由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提出,多年來,其正確性在不斷得到驗證。


 可是,前不久,“像人又像猿的古猿化石被發現”登上熱搜,稱古生物學家發現距今1200萬年前的古猿化石,兼具猿和人形態特征,很可能是人類進化史上連接猿和人的“缺失的一環”,或將推翻很多現存的進化觀點。


 這個消息很快引來了一些人的疑問:這是否意味著生物進化論是錯的?


 人類來自哪里?地球上的物種如何演化成為現在的樣子?許多年來,人們在不斷追尋著問題的答案。1859年,達爾文出版了后來名聲大噪的《物種起源》,提出了進化論,試圖解釋上述問題。


 “進化論”的內容并不怎么復雜。它認為,物種是可變的,生物是進化的,遺傳變異與自然選擇是生物進化的動力。在同一種群中的個體也會存在變異,有些個體的變異能夠適應環境,有利于自身存活、繁衍;有些就沒那么幸運,會逐漸被淘汰。


 以現在的眼光看,上述內容比較容易理解。但當時,人們缺乏生物演化的知識,對物種以及人類起源的其他解釋更是大行其道。結果,進化論剛提出來,立時招來許多反對的聲音。


 據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高星介紹,阻力主要是來自宗教界的神創論,現在常以“智慧設計論”的面目出現。當然,還有民間傳說等等。


 另外,當時那個年代,“進化論”本身似乎也缺乏有力支撐。舉個例子,達爾文認為,包括人在內的物種經過長期歷史、地質變遷演化而來。他在在非洲某個地方看到黑猩猩,覺得跟現在的人類具有相似性,推測人類應該是在遠古時代逐漸由黑猩猩這樣的群體演化而來。


 但問題是,在達爾文生活的年代,科考技術沒那么先進,考古學和古人類學需要的化石證據并不是那么容易被發現。


 滄海桑田,化石的形成、保存要經過時間和地質變遷。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一些生物骨骼根本得不到保留,無法變成化石。


 即便是順利變為化石,它們要么大部分深埋于地下,輕易挖不到;要么也可能因為河流沖刷、火山爆發等原因遭到破壞。因此,學術界能得到的化石,只能說建立一個大致的證據鏈:基本符合物種演化從簡單到復雜、原始到進步的規律。但并不是所有環節的證據都能找到。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達爾文提出的進化論最初遭到一些質疑,并不奇怪。


 但盡管存在上述問題,卻并不能說明進化論是錯誤的,而且,來自古生物學和考古學等各方面的證據越來越明晰,恰恰證實了進化論的科學性。


 最簡單的一點,人跟猿最重要的分化就是直立行走。此前,人們發現的南方古猿“露西”,大概是距今320萬年左右,但之后又在乍得發現了比“露西”更早的“撒海爾人”,距今約700萬年,不斷把人類歷史向前推。


 然后,一個比較新的發現是,在德國巴伐利亞一個區域發現了四具類人猿骨骼。高星介紹,主要是一些肢骨、手骨、足骨等,代表四個個體,經過年代測定,大約是距生活在1162萬年,將進化史上一個重要階段——直立行走的時間,比原來認為的時間又提前了數百萬年。


 在人類起源方面,達爾文并沒有預測人類出現的具體時間,但確實提出非洲可能是人類的誕生地。現在從歐洲大陸發現更早的能直立行走的疑似人類祖先,高星認為,應該理解成是對進化論中人類起源的推斷提出新的支持和修正,而不是挑戰乃至推翻這個理論。


 當年的進化論,就是一個宏大的框架,其內容在隨著時間流逝不斷豐富。比如,在達爾文的理論中,還認為生物演化、新物種出現是逐漸演變的,過程基本連續穩定,但后來研究卻發現并非全部如此。


 歷史上也確實有過幾次重大的生物滅絕、新物種誕生事件,這種演化過程在一定時期是漸變的,但有時因為環境變化等原因出現突變,呈現躍變模式,被稱為“間斷均衡論”。


 所以說,上述發現和證據,都在慢慢完善當初的“進化論”,可以視作對達爾文生物演化論述中一些枝節的修正甚至否定,卻不能撼動進化論這棵大樹的主干。


 況且,即便前不久發現的“像人又像猿的”古猿化石,恐怕也還需要一個科學論證的過程。畢竟,只有當新發現的信息經過科學技術不斷驗證、沉淀,我們才能做出更好、更準確的判斷。

上一篇:火山噴發之謎即將解密?

下一篇:民生地質,未來地質行業轉型升級的新動能!